道教对中医药的影响从本草与服食养生说起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养生网

ysqn.net养生网导读:道教医学与道医中国古代历来有十道九医之传统,学道者习医既是帮助他人之途径,亦是修道、识道的重要方式之一。道教医学是在与中……

道教医学与道医

中国古代历来有十道九医之传统,学道者习医既是帮助他人之途径,亦是修道、识道的重要方式之一。道教医学是在与中医学相互交融的过程中逐渐发展起来的,以长生成仙为最终目标,同时兼顾防病治病,其中既包括服食、外丹、内丹、导引等道教文化色彩明显的生命科学内容,又容纳了道医所采入的诸多传统中医学知识,与中国传统医学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是中国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道医是近代对奉行道家思想或道教教义的医者的概称。早期如晋葛洪《神仙传》中壶公、董奉,汉魏以后,如晋葛洪、南朝陶弘景、隋杨上善、唐孙思邈、宋王怀隐、元丘处机、清傅山等,都是著名的代表人物。他们或学黄老,或为道士,均引道论医。

方术神仙、道教与中医本草学

《神农本草经》是中医学四大经典之一,是中药学的奠基之作。后世诸家本草,大多是以此为基础发展起来的。本经的成书,大约在战国至东汉。《神农本草经》载药365种,分上中下三品。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本上经。中药一百二十种为臣,主养性以应人,无毒有毒,斟酌其宜。欲遏病补虚羸者,本中经。下药一百二十五种为佐使,主治病以应地,多毒,不可久服。欲除寒热邪气,破积聚愈疾者,本下经。这种三品分类的表述,以及将许多金丹药类药物列入上品药,认为它们具有延年等功用,都表明此书与秦汉时期方术思想的盛行密切相关。

战国时期道家的养生学说与方法,至秦汉时期,由于秦皇汉武对于得道成仙的痴迷,神仙、服石、炼丹、房中术一时大行其道,社会上形成了一批被认为持有长生之药或特殊法术的方术之士,同时也出现了一批修行成道的神仙。于是,这方面的著作大量出现,与一般医药学著作并传。如《汉书艺文志》方技部分,包括了医经、经方、房中、神仙4类,其中医经7家216卷,经方11家274卷,房中8家186卷,神仙10家205卷。前两类和后两类总数大体相埒。方技略称:方技者,皆生生之具,王官之一守也。可见汉代无论学者还是官方,都把医药、房中、养生看作是方士之技、方士之术。而医家有时也直接被称为方士。《内经素问至真要大论》:帝曰:经言盛者泻之,虚者补之。余锡以方士,而方士用之,尚未能十全。此处所言方士即医生。房中养生、神仙服饵与医经、经方一样,逐渐成为中医学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道家关于生命、精、气、神以及养生、炼丹的理论,在历代医籍中多有反映。

汉代道家神仙方术的兴盛,与帝王对方士的优遇密不可分。《汉书郊祀志》载汉建始二年(公元前31年)已有本草待诏官职,《汉书平帝纪》载元始五年(公元5年)征天下通知逸经、古记、天文、历算、钟律、小学、史篇、方术、本草教授者遣诣京师,所言本草即被诏的本草官。这些人大多兼有方术和医药的双重知识。一方面,他们从长期的炼丹过程中获得有关化学与金属冶炼等方面的知识;另一方面,对长生不老的追求也使他们孜孜于医药、针灸、导引、按摩等方面的研究和实践,而作为性养生的房中术,也是他们研究的重要内容。因此,他们从经方中获得药物治疗知识,从神仙著作中获得药物养生的知识。这些内容与当时不断增加和丰富的医药学知识一起,构成了《神农本草经》基本框架。

随着后世本草与方剂学的发展,《神农本草经》的理论体系早已被突破。但其在道家养生思想与方药的影响下构筑起来的养生保健体系,却始终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东汉道教兴起之后,道教性命双修与服食对中医本草学的影响愈加突出和明显,各代本草著作或方剂著作中,往往单列养性、神仙服饵、 辟谷之类的部类。例如,唐代孙思邈作为道医的代表,其著作也被后世收入《道藏》。在《备急千金要方》中,有养性一卷,列居处、调气、按摩、服食、房中补益诸篇;在《千金翼方》中,列养性、辟谷、退居、补益诸卷。暂不论其理论成就,单从两书所收100余首服食养生方,就可看出其明显的道家养生方术色彩。

道教神仙服食与中医养生

经两汉时期的发展,到魏晋南北朝时期,炼丹服食成为一时风气。不仅仅是修道之人,从帝王贵胄,到大夫士人,都追求服食成仙。《古诗十九首》有云: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正是当时写照。大体说来,魏晋隋唐时期,人们以服石为主,最常用的是五石散。其主要原料是钟乳石、赤石脂、紫石英、白石英、硫磺之类。因为以矿石为主组成,故名五石散。五种矿石均属温热之性,具有温阳益气助火作用,常服此药,会全身发热,精神狂躁,需要寒饮、寒衣、寒食、寒卧、极寒益善,故又名寒食散。该方对年迈体虚,阳气偏衰者,用之得宜,尚有一定的助阳强体作用,但对于体健身壮者,久服此药,必然会致重疾乃至死亡。历史上从帝王到文人名士,因此而殒命伤身者绝非鲜见。

唐宋以后,滥用金石类药物养生求仙的弊端被越来越多的医家所认识,草本药物取代金石类药物而成为养生抗衰方的主要成分。宋元时期广大医家对能够抗衰延年的药物和方剂的研究,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服食理论与指导思想的变化也体现于当时编纂的各种医药著作中,硫磺、丹砂、钟乳、石英等金石类服食方药被草本类的养生服食方所代替。宋太宗敕修、道医王怀隐主持编纂的《太平圣惠方》和宋徽宗政和年间(1111-1117)官修的《圣济总录》都列有神仙服食方。主要的服食药物有:黄精、地黄、天门冬、杏仁、松子、松叶、茯苓、胡麻、枸杞、白术、鹿角、菊花、菟丝子、仙茅、芍药、灵芝、泽泻等。这些药物,大多有补益肝肾、益气养阴、健脾安神或温阳填精的作用,是迄今仍广泛应用于临床的抗衰老药物。虽然仍冠以神仙服饵之名,但更多地不是为了成仙,而是着眼于保健延年了。正如《圣济总录》神仙服饵门所说:神仙服饵草木,必取其柯叶坚固、形质不变,若松柏茯苓之类,其意盖以延年益寿为本。至于其他,非具五行之秀,则必备四气之和,反映了当时服食选药的基本思想。虽然仍不免言及烹沙炼石、吐纳清和、斩除三尸之类,但已非主流了。

元代宫廷太医忽思慧,在撰写《饮膳正要》时,也专列神仙服食一篇,其中列方35首。这些方子大多精选自历代修炼养生的专著,如《抱朴子》《神仙传》《食疗方》等。《饮膳正要》中有许多处方可谓历代养生方的精华。如著名补益方琼玉膏,最早见于宋代翰林学士洪遵的《洪氏集验方》,名铁瓮先生神仙秘法琼玉膏,显然与道家方术有关。元许国桢《御药院方》所载,与洪氏书相同,可谓谨遵古法。忽思慧在《饮膳正要》中,更列为神仙服食之首方。清代宫廷档案中也对该方的配制、保存、服法、禁忌等做了详细规定。据称常服此方,可有填精补髓,补虚损,除百病之功用,能使发白转黑,齿落更生。雍正常服此药,并作为赏赐权臣的珍品。清宫中许多补益长寿方,如慈禧长春益寿丹、保元益寿丹及乾隆固本仙方等,均以琼玉膏为组方基础。

总之,服食方不可一概而论,在漫长的历史探索中总结出来的一些能够滋补身体、抗衰防老的方药,值得进一步研究。

(本文为中国道教协会《道医集成》编纂项目、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特色重点学科建设经费项目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王振国、刘鹏单位为山东中医药大学中医文献研究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