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心理咨询:深夜,武汉姑娘在电话里哭了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养生网

抵御疫情,普通人能做些什么?家住山东的张晓注册了线上志愿者,通过电话,帮助疑似感染患者疏导恐惧和焦虑。她听见武汉人的深夜哭泣,也感受到危急关头人的温度。

1月23日晚上,我和老公在家涮羊肉。大年二十九,电视里喜气洋洋的过年景象快要溢出屏幕。老公问我明天想吃什么馅儿的饺子,我脱口而出:韭菜肉!老公笑着说,早准备好了。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来电的是一个朋友,封城前,他匆忙赶回黄冈,上午我们通过电话。他语气急促,有些慌乱,让我帮帮他。电视里传出欢声笑语,我和老公打声招呼,去了阳台。

“怎么回事?别慌,你慢慢说。”

他告诉我,有一位山东同事叫琳琳,和我年纪相仿,曾经帮过他好多次。刚才他在群里听到琳琳嚎啕大哭,情绪失控,很担心,想让我给琳琳打电话,开导开导她。

大学毕业后,我在山东一所小学做心理教师,负责学校师生的心理健康。学校设置了心理咨询室,一旦学生出现心理问题,由我进行辅导和跟踪记录。偶尔也有老师过来,和我聊聊,往特制玩偶上打几拳宣泄情绪。

朋友说,知道我是心理老师,看看能不能安抚一下。我大概问了琳琳的情况,朋友告诉我,她身边没有感染的,就是在武汉太害怕。我要了琳琳的联系方式,让他别担心。

那天晚上刮起大风,街上没多少人,汽车倒是很多。年三十前一晚,人们拼尽全力回家,只为吃上一口热腾腾的团圆饭。我拨通琳琳的号码,等了很久,正打算挂断,一个柔弱的声音传来:“你好,找谁?”

我赶紧简单自我介绍,强调了一下我们是老乡,想要同她聊一聊,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琳琳没有立刻回复。我告诉她,或许有缘,我们住得不远,可以帮她去看看父母。一阵沉默后,她爆发式地开口了。

“我害怕,特别怕,救救我,我还年轻!”接下来是一阵嚎啕大哭。我知道她心里有一根线,突然扯断了。

琳琳害怕给家人添麻烦,选择留在黄岗,但是没做好一个撑下去的心理准备。我先对她表示肯定,接着说,既然为家人迈出第一步,那要坚持下去,你在这边父母肯定会担心,倘若没照顾好自己,父母知道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琳琳的哭声越来越小,我长吐一口气。她只是需要有人安抚情绪,告诉她,没关系。

琳琳告诉我,她是老来得女,父母年事已高,很多心里话不敢对父母说,身边也没什么朋友,只能憋在肚子里,事情多了,容易崩溃。幸亏我联系她,不然很可能作出什么冒失的举动。

图 | 琳琳卧室的飘窗

两天后,我加入线上志愿者组织,为身在武汉以及湖北其他地市的人们提供心理辅导。我清楚,疫情犹如一场风暴,医生、护士处在风暴眼里,前线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社交网络上弥漫不安的情绪,到处是焦虑、疫病、抑郁、恐惧,这些情绪蔓延的速度不亚于病毒,如果没有正确的疏导与干预,会形成大范围的心理恐慌。

1月25日凌晨,我找到一个招募志愿者的线上组织,填写报名申请。申请表中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想加入?”前面是基本信息,到了这条,我犹豫了。为武汉出一分力。这是我第一时间能想到的言辞。

过了半小时,我被拉入一个微信群,群里有两百多人。有人加我好友,自我介绍叫苗苗,是一个小组长,问我是否愿意跟着她的小组。

苗苗把我拉入另一个小群,群里有10个人。她发给我几份文件,让我熟悉志愿者流程,准备下一步。当时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第二天清晨,我打开文件,一边看一边做笔记。

在这之前,我只知道咳嗽发烧是新冠肺炎的症状,不知道还有等级划分。文件中详细说明了轻症、重症患者的标准,血氧含量测法、呼吸频率,还有些医疗资源对接渠道。

另外,文件中还有患者心理情况分析,包括患者的心理特点、心理护理对策和咨询热线。独自在家隔离的患者,孤独感会放大恐慌,除了切实帮助,最重要的是关怀。

线上志愿者接待的,是在家自行隔离的病患,由一线医生和湖北当地志愿者筛选出。负责人将患者资料分配到群,群主再分配给我们。拿到资料后,每个线上志愿者通过电话和患者,或者家属沟通。

了解患者的情况后,我们依照病情轻重为他们选择对应的医生,进行线上会诊。情况严重,就联系当地志愿者,解决吸氧机和对应药品问题,随后对每个患者做后续跟踪、回访、填写记录表。

苗苗告诉我,和患者沟通之前,一定要再三确认自己的状态,达不到一百分就不要给患者打电话,你做过心理老师,我相信你。

我深呼吸两下,说,我准备好了。

“您好,我是新冠行动线上医生团队的志愿者,您可以叫我晓晓,我们收到了您的表格,询问一下您现在的情况,您怎么称呼?”

电话那头环境嘈杂,我重复了一次,依旧无回应,我以为她没听到,清了清嗓子,准备再大声说一次,这时,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你好……我是李璇,刚量了,发烧38度,咳嗽,胃口不好。”

“身边有没有确诊或者疑似病人?”这次她回复很快:“我老特儿和老俩(爸爸妈妈)都确诊拉医院去了,我自前天开始发烧。”

1月29日上午,我添加李璇的微信,发送确认书,收到签字后,把她拉进咨询群,告诉她,在群里找医生咨询如何用药,她发了个感谢的表情。在当天联系的八个患者中,李璇的情况不算严重。

我起身倒了杯水,两手揉了揉太阳穴。下午五点,我在填跟踪表,微信响了,是李璇。她在语音里大嚷:“你们的医生不负责,想害死我!别想!老特儿和老俩都确诊了,我就是肺炎,我自个儿知道,你们医生说我是感冒,鬼款!”

做线上志愿者最初那几天,我对隔离人群并不了解。尽管有做心理老师的经验,但毕竟情况相距甚远。患者说什么,我就信什么,谈话往往会随着他们的思路走,一个不留神就被带跑偏。

后来医生和专业的心理医师为我们做了一次培训。他们说,有些患者的情况其实并不严重,由于心里恐慌,希望尽早就医,在电话中往往夸大自己的病情;另一种是作为密切接触者,一旦自身出现类似症状,就悲观、害怕到极致。

李璇就属于后者。我先联系了医生,核实李璇的情况。根据医生的线上诊断,她不是新冠肺炎的症状。我深呼吸两下,给她拨出电话。电话接通了,对面是一阵夹杂着咳嗽声,疾风暴雨似地痛骂。

我也不还嘴,顺着她的话说,尽力安慰她,让她平复心情。半小时后,她不再大声吼叫,听声音判断,没力气了,我告诉她先喝杯水,坐下来,深吸一口气,她照做了。

“感觉怎样?你要不躺会儿?刚才你用了不少力气,先缓缓。”接下来一阵咳嗽声。我说:“咱们微信聊,你打字,别说话了。不然咳嗽会更严重。”

挂掉电话。让李璇讲讲父母和她的故事,一阵沉默后,她娓娓道来。李璇是河北人,和父母一起住在武汉,今年刚满二十四,一直以来,她都依靠着父母,从小到大一直在父母身边。

12月,她听同事提及肺炎,但消息没得到证实。1月20日,河北朋友打来电话,让她和父母回老家过年。李璇笑着拒绝了,安慰朋友一切只是谣言,武汉人连口罩都没戴,走亲访友、聚会逛街,丝毫没受影响。

直到除夕前一天,早上九点,李璇被急促的敲门声唤醒,她揉着眼睛,极其不情愿地开门。母亲进屋,满脸焦急:“璇璇,你看新闻,封城了!”母亲的话给李璇泼了一盆凉水,她瞬间清醒,抓过手机。武汉封城了,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营运,机场、火车离汉通道也关闭了。

她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手机滑落也未发觉。母亲刚想去喊她,被一阵咳嗽声打断,李璇回过神来,直奔父亲屋里。那天下午,父亲咳嗽,发高烧到39度,呼吸也出现困难,她让母亲留在家,自己带着父亲去了医院,通过肺部CT,看到肺部已有白斑,没有试剂盒,无法确诊,只有等着。

三天后,父亲确诊,1月27日,住进医院。和我通话前一小时,她母亲也被送进了医院。在她二十四年的人生中,从没有经历过现在的困境。以往出了事情,父母总能挡在她前面。

如今失去保护伞,她一下子慌了。我对她表示理解,又说了些鼓励、安慰的话。其实这些话只是佐料,更重要的是,一通发泄,电话对面的人没有放弃和她的交流。

心态平复后,李璇和我建立起有效沟通,最终抵达信任。往后我再打电话,她不再说自己是肺炎了,每天按照医嘱,坚持量体温,按时吃药,还请教我学习做菜。2月4日,李璇终于退烧了。

图 | 张晓教李璇做的菜

2月2日,我第一次给乐乐打电话,没等做完介绍,这个14岁,刚上初一的女孩就打断了我,声音急促,夹杂着哭声:“我妈妈很严重,需要去医院,社区说没有车辆,再等下去我妈妈会死,求求你,帮帮我!”

这时距离我加入线上志愿者团队已经一星期了,电话打出了无数个,我已经能够熟练地根据对方说话的口吻、语速、呼吸,大概判断出病情的轻重。但是像乐乐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安抚她不要着急,需要先和社区联系一下。挂了电话,我迅速找出社区电话表,找到号码拨过去,电话一直提示正在通话中,我一急躁,抬脚踢到了墙,疼得直咬牙。

直到第四次打电话,终于拨通了。我和社区人员说明情况,对方告诉我,车辆很紧张,只能等了。我在群里发了乐乐的情况,寻求大家的帮助。苗苗让我拨打发热热线,我赶紧打了过去,被告知没有办法。

我叹一口气,再次拨通了乐乐的电话,乐乐接通了:“姐姐,有什么办法吗?我妈妈刚才差点儿喘不过气。”面对乐乐的期待,我有些不忍心,不知道该说什么。

乐乐很聪明,大概觉察到了什么,“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不停地鼓励她,但无济于事,她完全沉浸在悲痛中,听不见我说什么。我突然想起在学校,开导一个六年级女生的事。

那时,她也是痛哭流涕,无视我的存在。我知道,此刻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于是打开电脑,找到一首舒缓的音乐,调至最大声,对准听筒。上大学的时候老师讲过,恰当的音乐可以缓解情绪紧张,转移注意力,甚至产生共鸣。

放在乐乐这里,只能说试一下。结果奏效了,音乐响起,乐乐的哭声竟然真的渐渐小了。“你听我说,别太担心,社区的车去送别的病人了,你身边的叔叔阿姨也有很多需要去医院,送完他们就会来接你妈妈的,别哭了,你妈妈听了会很难过的,别害怕,我一直在。”

乐乐小声啜泣,还不忘感谢我。三个小时后,乐乐打来电话,妈妈已被送去医院。家里空荡荡的,好像整个世界抛弃了她。我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什么也不会做,胆子小,你比我勇敢太多了,我相信,父母住院的日子里,你会表现更棒。”

这话引起了乐乐的好奇,她问:“真的吗?姐姐你胆子真的很小?”我给乐乐讲起了初一时的糗事。寒冷的冬天,我母亲去串门,迟迟未归,我学着电视剧的样子,去大门口等母亲,可是,我低估了自己的胆量。

我家到大门口,足有十几分钟的路,那时候,小区没有路灯,漆黑的夜里,我瑟瑟发抖,草丛里不时传来丝丝声响,我抱紧胳膊,快速往前走,草丛里的声响越来越大,我尖叫起来,吓出眼泪,一只猫蹦出来,叫了一声跑开了。

乐乐告诉我,她拿过很多奖状,什么也不怕的时候,做得反而更好。我让乐乐按时量体温,勤消毒,作为密切接触者,怕她也被传染。接着,我联系了社区志愿者,说明了乐乐的情况,志愿者说会定期去看看。

我把这事讲给乐乐,她却不开心。“你不再给我打电话了吗?我多希望有个跟你一样的姐姐。”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我的心像被一只手揪着,说不出的难受。“

姐姐不会丢下你的,现在姐姐还要联系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忙完就联系你,好吗?”乐乐这个答复很满意,她再三强调,一定要打给她。

图 | 乐乐的感谢短信

连续20天,我拨通了湖北的311个电话号码,其中大多数位于武汉,每一位疑似患者,至少要打两个电话,多的甚至七八个,在他们身后,是311个风暴中的家。

我发现自己真的关心起了这些素未谋面的人。他们每天吃没吃东西,体温如何,有没有按时吃药,就算没有一张张空白的记录表,我也必须知道。我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知道他们的兴趣爱好,喜欢吃什么、爱看什么剧,再也无法像陌生人一样看待他们。

后来,我每天都会和乐乐通电话,有时打的晚了,她会主动发信息给我。她说,等疫情结束一定要见我。

- END -

撰文 | 张晓

编辑 | 李一伦

猜你喜欢

成都市民营医疗机构协会会长郝士权:疫情之后,民营医疗行业将优胜劣汰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民营医疗机构停诊,没有了患者,就没有了现金流,但同时还必须承担房租、人力、水电等费用的支出。这对很多民营医疗机构来说,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挑战。据业内人士透

2020-03-23

疫情输入出现一个危险信号,怎么防?欧阳夏丹:看这四个字

点蓝色字关注“新闻联播”今天是3月22日,《新闻联播》继续重点关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由于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我国输入性病例呈现增多的态势。21日的通报中还出现一个危险信号,

2020-03-23

严防境外疫情输入,入境失信主体乘坐飞机、高铁或受限

为贯彻落实我市严防境外输入工作组第六次调度会议精神,市信用中心充分发挥信用惩戒效力,根据《关于在全市建立疫情防控失信黑名单的通知》(大疫指办发〔2020〕56号)《大连市关于应

2020-03-22

一个伦敦人的疫情隔离日记

按照官方指示进行自我隔离,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我将一直记录我们的隔离日记当我和我女朋友离开英国去意大利度假的时候,只有十几个小城镇在检疫,最糟糕的危机似乎和我们没关系。当我们回到

2020-03-22

疫情期间,黄石人求助最多的心理问题是…

新冠肺炎疫情犹如一场黑色风暴,把人们卷入深深的恐惧、焦虑和失控感中。作为黄石市疫情防控整体部署工作中一支特殊的抗疫部队,“战疫心理援助”咨询师团队,56天来每天24小时热线值守

2020-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