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遇到那些强大的瘟疫是如何幸存下来的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养生网

在有文字记录的最早年代,就已经有了瘟疫的身影。比如被古巴比伦王国记录下来的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史诗》中就有瘟疫这种大灾难的存在;在《圣经》里,数十次直接提到“瘟疫”;中国东汉末年大瘟疫,有研究者统计,15年里有约2000万人病死。

1340年,民众焚烧“黑死病”感染者的衣物,图源丨Romance of Alexander

直至今日,瘟疫的身影偶尔会消失,但是从来都不会被消灭。历史上,危害过人类的传染病有鼠疫、天花、霍乱、麻风、白喉、梅毒、斑疹伤寒、疟疾、狂犬病、肺结核等数十种之多。

但我们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单靠运气靠时间解决问题了,我们已经知道,传染病的三要素是传播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

因此,控制传染病就是要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即使在现在看上去是简单常识,当初也都是付出无数代价得来的。今天来和大家聊聊人类在传染病的斗争中是如何成长的吧~

1

从传染源头控制鼠疫

鼠疫在历史上有三次大爆发。

第一次大流行:在541-714年间,跨度约为两个世纪。从埃及开始,沿着贸易网络侵袭整个罗马帝国,造成约为一亿人口的死亡。

第二次大流行:1346-1350年间,起源于中亚。

由十字军带回欧洲,之后大规模侵袭欧洲。此后在十五、十六世纪也多次爆发,直到十八世纪初才宣告终止,持续时间约为四个世纪,欧洲人口大概减少了四分之一。

也就是在这期间,因为鼠疫死亡的人,死后尸体皮下广泛出血全身呈现黑紫色,鼠疫有了黑死病的鼎鼎大名。

据说瘟疫是由诅咒带来的,而鸟嘴有破除诅咒的作用。那个时候的医生穿着黑袍戴着鸟嘴面具,这套“防护服”也很有标志性,不输恐怖片的场景。

疫病的流行,让大家对神学产生了极大的质疑,神学开始没落,中世纪的文艺复兴开始诞生。

当时的欧洲近乎成为人间炼狱,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薄伽丘在其短篇小说《十日谈》里就曾描述过当时的惨状:

“每天,甚至每小时,都有一大批一大批的尸体运到全市的教堂去,教堂的坟地再也容纳不下了。等坟地全葬满了,只好在周围掘起又长又阔的深坑,把后来的尸体几百个几百个葬下去。就像堆积在船舱里的货物一样,这些尸体,给层层叠叠地放在坑里,只盖着一层薄薄的泥土,直到整个坑都装满了,方才用土封起来。”

黑死病在欧洲集中爆发的时候,当时的米兰大主教无意间发现了能阻止疫情扩散的好办法——隔离。大主教下令发现最先发现病例的房屋,立刻砌砖封死门窗,建好围墙,凡是围墙内的人,无论生死、患病与否统统不允许外出。结果,奇迹出现了,米兰没有出现疫情的蔓延。

从此以后,隔离成了全欧洲司空见惯地防止黑死病蔓延的措施,效果比较明显。

第三次大流行则是在中国,1855年首次在云南爆发,然后是广东,传到了香港,随着贸易路线传到了全球,直到1959年才差不多结束,跨度为一个多世纪。公共卫生学家伍连德,他及时地做出了决断,顶着火葬被认为对死者不敬:隔离传染源、焚烧尸体。之后,疫情渐渐得到控制。

1910年东北鼠疫,防疫人员与集中处理的尸体

中世纪以来建立的一套隔离和检疫措施对阻断鼠疫的传播、控制流行是十分有效的,然而对病因的认识直到19世纪后期细菌学创立后才得以实现。

20世纪后半叶,人类总算控制了人间鼠疫的流行,大规模的灭鼠、疫源地的严格控制是有效的防治措施,公共卫生和居住环境的改善切断了鼠疫的传播途径,现在鼠疫已非常罕见。

2

霍乱:

切断传播途径成功

阻止一场大瘟疫

另一起人类对付传染病采取的有效措施,就是霍乱在伦敦的传播了。

霍乱不是第一次到访伦敦了,维多利亚时代的辉煌之下,却是瘟疫几番肆虐的墟壤。

1854年,霍乱第三次袭击了伦敦,短短一周时间,斯诺(John·Snow)医生居住的苏活(Soho)区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常住人口的1/10。

John·Snow医生

霍乱究竟如何传播当时尚无定论,不过当时伦敦医生们大多笃信“瘴气说”,认为笼罩在伦敦的由土壤散发的“腐烂”瘴气是霍乱的罪魁祸首。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时维多利亚时代的工业帝国光辉下,是伦敦如同粪坑一般的城市现状,人口的爆炸增长与冲水马桶的应用带来了城市的繁荣与生活的便捷,却没有与之相适应的排水系统。

死神游船于被污染的泰晤士河之上

霍乱弧菌是难以被看见的,但伦敦街头四处都可以闻到刺鼻的味道。

然而,斯诺医生却对“瘴气说”充满了怀疑:

如果是有害气体导致了霍乱,那么为什么发病的症状是肠道问题而不是呼吸道问题?为什么贫民窟的居民的发病率远远高于庄园里的贵族的?

细心的斯诺医生将病人的住处一一记录了下来。

伦敦苏活区霍乱爆发地图,其中黑点为死者居住地址

宽街地区放大示意图,红色处为水泵

通过将区域内578名死亡病例绘制在地图上,斯诺发现,大部分死亡病例出现在Broad Street和Cambridge Street交叉口处的水泵附近。

他意识到,或许水源才是霍乱真正的传播媒介。

在之后的研究当中,助理牧师亨利·怀特海德加入到了约翰·斯诺的团队之中,两人使用人口统计学研究的科学观察方法也成为了之后兴起的流行病学的发端。

确定了宽街水泵是霍乱的源头之后,约翰·斯诺向圣詹姆斯教区监护委员会报告了自己的发现,委员会采纳了他的建议。

第二天,宽街水泵的把手被卸下。

此后的几天,不得不使用其他水泵的宽街居民中没有新发病例出现,霍乱在Soho区的爆发得到了控制。

水泵被破坏后,霍乱的传播途径被有效切断,疫情得到了遏制。斯诺的“死亡地图”发表后,人们也不再从神学和道德的角度去解释疾病,而是通过科学的方法去研究和控制。

宽街没有把手的水泵纪念雕塑

斯诺的方法也为现场流行病学的创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而流行病学作为一门学科在此后的疾病爆发的溯源与防控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北大可视化团队做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视化地图

3

天花,

人类首次战胜瘟疫

天花是一种极其古老的疾病,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Ramesses V)的木乃伊和其他古埃及木乃伊上,都发现有天花留下的疤痕。

考古学家在检查了拉美西斯五世脸颊上的脓疱后,认定他是已知的历史上第一位天花受害者

令人欣慰的是,在与天花的斗争中,人类大获全胜。这也是人类第一次全方位战胜的一次瘟疫:天花。

十八世纪末,英国医生爱德华观察到了感染过牛痘的人不会感染天花,牛痘只会引起少许症状,无后遗症。

爱德华就开始了他的实验,也就是将牛痘脓液接种到一个小男孩身上,小男孩身上只长了几个小脓包,很快就没事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让小男孩直接暴露在人痘之下,但是小男孩一直都没有感染。

爱德华将自己的这种方法称为“种痘”,他开启了一个叫做接种疫苗的时代。

1977年,最后一个感染天花的人被记录,天花已经在疫苗的作用下彻底丢盔弃甲。

但疫苗不是万能的,通常,一种疫苗的研发到上市,需要5-10年,中间的动物试验、临床试验都是必不可少的。对疫苗的研发大家抱有期待可以,却也不能过分期待。目前我们能做的对疫情最好的防治措施就是做好隔离工作。

下图是1918年在美国爆发的大流感造成约5000万至1亿人死亡。政府找不到原因,只好采取种种隔离措施

好了,我们知道瘟疫是由于一些强烈致病性微生物,如细菌、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影响瘟疫严重程度与四个因素有关:

致命性

传染性:传播途径?

潜伏期:感染多久出现症状?

治疗性:是否有疫苗和有效的治疗手段?

这就教我们全面的看待一种传染病,不用一谈传染病就色变。致命性高的,往往传染性不强,病人是传染源,他很快死了,传播就停止了,扩散性就不强,埃博拉就是如此。

像艾滋病传染性不强,是通过体液血液传播,只要做好防护措施如安全性生活、科学规范献血等,人际间传染性是不强的。但潜伏期中带传染性,人类目前没有研究出艾滋病疫苗,但已经找到了有效手段,可以通过药物让人体与艾滋病病毒共存,令感染者活到预期寿命。

也就是说,只有通过有效手段是可以控制传染病,寻找传染源确定传播途径,再把隔离受传染的人把健康的人隔离,从而保护易感人群。没有永远的疫苗,只有不断地自我警醒。

猜你喜欢

人类体温正在神秘降低,体温低于37℃意味着什么?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逆瘤而上01最近,在公司或小区门口,保安大叔都会吆喝着拦下我,然后问出直击灵魂深处的终极哲学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最后,保安给我深情一枪,看

2020-02-19

堵住吞噬视力的“黑洞”,人类都取得了哪些成功?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编辑2015年7月,家在伦敦的道格拉斯·沃特斯(DouglasWaters)先生患上了严重的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wAMD)。当视力渐渐模糊,86岁的他常把

2020-02-17

潜在的大流行病:死灰复燃的人类宿敌

作者丨史蒂夫·帕克黑死病、天花、霍乱,这些传染病,千百年来一直威胁着人类。它们在最严重的时候会变成大瘟疫,在欧洲乃至全世界大规模暴发。20世纪的第一次,也是最严重的大流行病是1

2020-02-15

“世界豆类日”科普:为人类作出巨大贡献 抗击饥饿还富含营养

在罗马总部举行的粮农组织“世界豆类日”特别庆祝活动上,粮农组织表示,豆类在解决粮食不安全和确保人人享有健康和均衡饮食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联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指出,豆类的售价高于

2020-02-12

先进的3D打印:研究人员正在开发帮助人类组织生长的材料

罗格斯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师开发了一种3D打印材料的“生物墨水”,这种材料可以作为人体组织生长的支架,用于修复或替换身体中受损的组织。这项研究发表在杂志上。生物间期.生物工程组织

202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