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医药综合疗法助力疫病防治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养生网
【编者按】新冠肺炎疫情已进入防控关键期,全国各行各业都携手奋战在抗击疫情的一线。在这场考验我们防控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的大战疫中,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启示呢?本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团养生巡讲专家,北京工业大学生命学院中医药健康工程研究室胡广芹教授带来了她的思考。 近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介绍了中医药有效方剂筛选研究取得的阶段性进展。随着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中西医结治疗治愈出院,辨证论治的中医药在抗瘟疫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针对不同病程阶段的中医药建议处方均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各省还在按照国家部署要求,在不断完善诊疗方案,筛选有效治疗方法。其实,回顾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史,可以发现人类同瘟疫的斗争从没有停止过,而中医药也是采用多种多样的综合方法来应战瘟疫的。 一、中医瘟疫防治思想有重要价值 早在战国时代《黄帝内经》中,对中医内调外治治疗瘟疫已有相当详细的记载。罩住口、勤洗手、不到疫区走之避其毒气的防疫理论,最早出自《黄帝内经素问刺法论》。该篇不仅阐明了疫戾发生与气候自然变化的密切关系、病因、传播途径、临床特点和预后,而且阐述了防治疫戾的辨证论治依据、治则治法、调护措施及防疫戾的相关理论与方法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一是提出刺激人体经络腧穴的方法,是预防疫戾的重要措施。通过刺激人体经络腧穴,调整身体功能状态,挖掘人体自身潜能,可让患者消除病痛疾苦。二是从临床角度根据人体不同身体功能状态分述刺激经络腧穴的方法规律,体现了疫戾防治辨证论治的思想。三是阐明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的发病学和防治思想。提出防疫采用精神疗法、吐法、浴法、药法防治措施,强调经络腧穴调理与情志、起居、饮食、运动等调护注意事项的密切关系。四是提出防治疫戾治病与养生及精、气、神的统一性。 二、发挥中医外治疗法优势,提高防疫效果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里对新冠肺炎的定性是属于中医疫病范畴,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拟订的方案中,不难发现,对于本次疫病的定性和治疗用药,重视和吸收了明代医家吴又可《温疫论》的经验。观察期选用了出自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藿香正气。疫戾之气自古有多次大规模流行,纵观中医药几千年在瘟疫防治中的历史成就,借鉴先贤经验,汲取前辈的智慧,护佑民众健康。 古代中医在防疫过程中,不仅仅是运用中药,还有外治疗法、情志调养等方法在救民于疫毒之中发挥过重大作用。古人在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情况下,使用刺激经穴外治疗法,调理人体功能状态,驱散病邪,缓解症状,减轻痛苦。现代医学认为,刺激人体经络穴位具有多重功能:可刺激神经,调整功能;增强血流,改善微循环;加快血运,促进代谢等。 在《黄帝内经》理论指导下,后医家不断探索,对中医药外治疗法防治传染病,在理论上不断完善,在实践中也多次发挥了重要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像针刺、艾灸、贴敷、熏洗、药浴,痧疗和罐疗等都在防疫中在不同程度上发挥过作用。例如元代医家危亦林撰写的《世医得效方》介绍痧疗治霍乱经验;明张景岳认为疫毒病急的患者,刮背部的重要作用。清康熙年间,疫病大作,日死人数千,症状干咳, 痧疗治愈众人,医家郭志邃把这个情况和当时名医述及,没人相信,所以他总结经验写入了《痧胀玉衡》。总之,外治法里有许多宝藏,可祛湿、排毒、化淤、通闭,内调外治,优势互补,值得我们进一步挖掘,创造性地运用当前的疫毒防治中。 三、重视吸收和运用中医的综合防疫理论方法 对付突然其来的疫病,我们期待效药的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指出,各地根据病情、当地气候特点以及不同体质等情况,参照方案进行辨证论治。古人预防疫戾传染,除远离致病原和刺激经络腧穴的方法,还采用了吐法、浴法、药法、香薰法及精神调摄法,让心情愉快使正气充盈。重视调养肝气,禁忌大怒。顺应时序,保养正气,吐故纳新。认识到在气血和畅时,人体能充分发挥其防御外邪的作用,身体功能状态失调是感受疫戾之气入侵的重要条件。 目前,正值春天来临,万物生发,肝经当令。肝主疏泄,喜调达。宅在房里,惊恐焦虑,易肝气郁滞,为日后健康埋下隐患。因此,我们居家隔离期间的人群和患者都应重视精神情志调护措施,在内当闭门隔离静养,根据不同体质状况,合理安排饮食起居使正气盈溢于内;吐纳导引,疏经通络,调畅气机,推陈出新。在外重视交叉感染,以期平安度过疫情。 中医药学包含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华文明的一个瑰宝,凝聚着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博大智慧。在中华民族漫长的繁衍发展进程中,大大小小瘟疫都是以平复而告终,中医药在护佑百姓健康包括防疫中发挥了基础性作用。

作者胡广芹,北京工业大学生命学院中医药健康工程研究室,硕士生导师;北京工业大学医院中医科主任,主任医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团养生巡讲专家;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传承导师;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痧疗罐疗专业委员会会长。

猜你喜欢

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成效如何?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专题介绍

2月14日晚上9点,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第24场新闻发布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通报了在新冠肺炎

2020-02-15

国家卫生健康委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文:确保患者第一时间用上中药

关于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等传染病防治工作中建立健全中西医协作机制的通知肺炎机制医疗发〔2020〕68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健康委、中医药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健康委:新型冠

2020-02-15

治疗一名患者需要多少血浆?七问新冠肺炎“血浆疗法”

2月13日,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发布消息称,中国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制备出用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已有武汉患者接受相关治疗。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也表示,患者康复后体内含有大量综

2020-02-15

国医大师熊继柏谈疫情防治:准确运用中医药才有可靠疗效

“这次新冠肺炎疫病的发生和流行,对全体中医行业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既考验我们的医德医风,也考验我们的医疗技术和医疗水平。我们不单单要有决心,更要有办法,而且要有准确的办法,即准确

2020-02-15

血浆疗法没那么简单:1个危重病人或需7

广东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生邓医宇表示,血浆疗法目前只能在少数危重症病人做一些尝试,因为需求的量很大,一个危重病人可能需要7-10个同血型的康复者提供血浆。

2020-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