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道教音乐的魅力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养生网

ysqn.net养生网导读:这个世间有很多人虽然学过一点哲学并且时常运用或领略到哲学,但通常不会对哲学二字进行深究,更不……

这个世间有很多人虽然学过一点哲学并且时常运用或领略到哲学,但通常不会对哲学二字进行深究,更不会思考哲学对人的深刻影响。归结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哲学的萌芽源于原始宗教,亦即崇拜自然物和相信灵魂不死的自发观念。我们都知道哲学其实就是有关智慧和真理的,因此可以想象原始宗教就是要解决人类的智慧问题和真理问题。在哲学观念的驱动下,人的存在也就有了理由和美质,譬如宗教以及宗教音乐,譬如我们有幸结识的大道观任宗权道长和他致力研究并创新着的道教音乐。

2009年12月7日东湖碧波宾馆的晚间弥漫一种神秘的力量,我断定那块在夜间显得有些空灵的土地上,一切可能的鬼魂都被道教音乐安顿或者驱散,我更断定所有前往那间乐声连绵的空间突然忘却了时间存在的人们在步出殿堂之后由里到外觉到的神清气爽这就是音乐的力量,更是道教音乐特别具有的魔力。这个夜晚,我们如约同往的朋友中,我能说得出名字的有:魏静、余力军、袁玲玲、周宏翔、孙晓兵、苏德涛、方正、郭笑撰。随后方正请我和玲玲、晓兵宵夜,席间玲玲问到如何理解任道长的这些音乐,我答应玲玲一定就我个人对道教和道教音乐的领悟,简单说说我的一些思考,这是这篇日志的根本由来。

其实在网络上任何一个搜索引擎输入道教和道教音乐,就可以获得数以万计的相关资讯,一般来说是可以满足我们对知识和信息的渴求的。但那一定没有个人的领会,因为毕竟我们一行在昨晚的东湖亲耳聆听和亲眼看见了道教音乐的美好。那么,我先来说一说道教。道教是产生于中国的传统宗教,因此也称国教,它起源于古代巫术,秦汉时期的神仙方术,黄老道是早期道教的前身。道教的基本信仰和教义是道,视为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把道人格化为神,奉老子为天尊。道教在隋唐宋元时期很兴盛,构成中国的儒、释、道三教,在明代以后逐渐趋向衰落。我在武汉大学读书期间,听过哲学系美学教授刘纲纪的课,讲到古代中国美学时,言及在中国古代美学中,真正能和儒家美学相抗衡并对儒家美学的弱点作了有力批判的,是道家美学。这给我极深刻的印象。刘纲纪认为,道家美学强调把个体生命的价值、个体与他人的互不相争的自由发展放在最高的位置,主张对人世的利害、得失、是非、荣辱、祸福采取一种听其自然、不容于心的超越态度,认为这样就可以从人世的苦难中获得解脱,始终保持精神上的自由,达到美的境界。在中国,儒道之争其实就是一种互补,因为道教弘扬的美学观念正是儒家美学的不足,反之亦然。一个出世,一个入世,自然各有利弊。他们的影响力其实相当,因此我们这个民族的人格精神里面,常常出现的就是这两者兼而有之的状态。

我知道任宗权先生一直都很重视研究道教音乐,并且一直都在致力于发挥并创新道教音乐的审美魅力。因为他有很好的文学功底,且在文学艺术综合素养方面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因此昨晚我们还听到了他作词的歌曲,歌声里洋溢着一种积极向上与谋求和谐的热情。因为我向来尊重宗教界人士,对西方宗教和东方宗教的不同魅力有着我纯粹个人的理解和认同,因此平常喜欢和任道长说个笑话喝点小酒什么的,昨晚我惊喜发现任道长的身心洋溢着欢快(顺便说一下,我总认为道教的欢快、佛教的欢喜和基督教的欢乐,是有区别的)!全场演出,每一个音符都有任宗权道长的心血。所谓仙风道骨,所谓仙乐缥缈,所谓神仙境界,从在场那些乾坤道人的容颜姿态可以领略到。这一个仙字,可以理解为人在山中,人与山伴,也可以理解为人已修炼如山。不死为仙,与凡相对。所以道教音乐充满一种仙气,足以安顿亡魂,足以给人力量。获得这种仙境感觉的前提是,在那些打击音乐的震撼下,驱走我们身心全部的恶感,这些恶感就是平常我们说到的附身恶魔。我们干净了,觉得清净了,才能听到自然的天籁。所有这些天籁之音其实在我们体内,在我们灵魂的深处,只要我们能舍得,能放下,能安静,心灵深处就会有类似甘泉的声音舒畅流溢。道教音乐就是要把我们内心所有的甘泉唤醒出来、欢快的流响!

我们见过很多宗教场所,在那种环境里去听宗教音乐,也就特别容易被感染。道教音乐更多时候无须这种环境,亦即不一定要在道教观庙,也一样可以感染苍生,这是道教音乐最大的魅力所在。比如昨晚我们在碧波宾馆那么小范围的场所,在没有任何道教文化氛围布置的所在,我们可以像欣赏一台高质量的文艺演出一样,领略到道教音乐的仙乐境界。这说明道教原本是最贴近中国人身心的。而且我个人还有一个十分奇特的文化经历:在我的故乡,也就是江汉平原,乡民每逢给死去的亲人送终,必定要请道士做法事。在这样特殊的时刻,如果说佛家的法事是给亡人超度、给活人安魂,那么道家的法事则是给亡人安顿、给活人力量。这就是道教音乐中何以有很多响器的原因之一?或者是任道长已然发现我们这些俗人身上爬满了恶虫所以响鼓重锤?哈哈,呵呵,嘻嘻!其实一直以来,我还是比较相信人是有灵魂的,尤其在这种时候,当我们置身在道教音乐的力量和美感中时,灵魂出窍一阵子,自身却睁大了眼睛和张开了耳朵,那么那种出窍也该是很美很美的样子。这要感谢道教音乐,感谢任宗权道长!

请玲玲原谅,我也没有仔细具体的写昨晚的道教音乐,还要请道长原谅,我恭敬聆听音乐而已,不敢造次大谈道教和道教音乐,只是说说我心里的一些理解。但是,昨晚我的确感到了内心的欢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