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在现代并不可怕,不如把敬畏留给自然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养生网

2019 年 11 月 12 日,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2人在北京朝阳医院被确诊为肺鼠疫。最新消息是其中一名患者病情稳定,另一名患者病情危重,但未进一步恶化。

鼠疫是我国甲类传染病,而肺鼠疫又可以在人和人之间传播,所以相对腺鼠疫来说危害更大。这次的鼠疫事件,不禁让人联想到2003年的“非典”事件。但大家也无需恐慌,北京并不是鼠疫的疫区,这两例输入病例引起暴发的可能性极低极低。

鼠疫可能来自哪?

目前尚不清除这两例患者怎么感染的。我想起了这三起报道:

2019年5月的一对夫妻,他们到蒙古的巴彦乌尔吉省旅游,捕猎了一只土拨鼠,并且生吃了土拨鼠的肉和内脏,最终双双患上鼠疫死亡,更不幸的是,妻子还怀有身孕。

2014年7月,甘肃省玉门市一村民在当地发现了一只死掉的土拨鼠,随即把土拨鼠剁碎喂狗,其后感染鼠疫死亡。

2012年9月,四川甘孜州一村民剥食土拨鼠后感染鼠疫而死亡。

由此可见,接触野生土拨鼠可能是造成这三起鼠疫感染的原因。

鼠疫现在还活跃吗?

鼠疫是由鼠疫耶尔森菌引起的自然疫源性疾病,历史上多次在人间大流行,比如十四世纪的“黑死病”杀死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1]。

现在全球范围内鼠疫的发病人数已经明显减少了,在2010年到2015年间,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了3248例鼠疫病例,其中584例死亡[2]。自2000年以来,报告的病例中95%以上来自非洲。截至2017年,发病率最高的国家是刚果民主共和国,马达加斯加和秘鲁[3]。

国内近些年鼠疫病例数不多,但一直没有绝迹。近10年来,甘肃,青海,内蒙古,四川等地有个别病例报告。

鼠疫怎么传播?

鼠疫的主要宿主是啮齿类动物,比如田鼠,黄鼠,土拨鼠(旱獭)等。鼠疫的传播途径主要有三种[4]:

通过跳蚤叮咬传播。

通过被感染动物的体液或者组织接触传染,比如给死亡的土拨鼠剥皮。

通过肺鼠疫患者或者感染鼠疫动物的飞沫传播。肺鼠疫患者的呼吸道分泌物含有细菌,含菌的飞沫如果被其他人吸入,可以引起鼠疫。飞沫传播是鼠疫在人和人间传播的主要途径。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在接触肺鼠疫患者时,采取标准的飞沫隔离措施就可以有效的进行防护,避免被传染。

现代鼠疫有那么可怕吗?

鼠疫在人间的大流行都是发生在医疗卫生条件极差的年代。那个年代,大家不清楚传播途径,没有口罩,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也没有针对性的药物。

而现代医学已经明确了鼠疫的病因和传播途径。医院应该做好消毒隔离与防护,对于预防一种细菌引起的传染病会有很大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对于鼠疫耶尔森菌,是有特效的抗菌药物。

治疗鼠疫的首选药物是氨基糖苷类抗菌药物,可替代方案包括多西环素和四环素[5]。及时的抗菌药物治疗可以有效的降低鼠疫的死亡率。

最后,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远离野生的啮齿类动物,不要对野生的土拨鼠进行喂食,抚摸,亲密接触等,更不要捕猎,剥食土拨鼠。

远离接触野生动物,不仅是对自己的保护,更是对野生环境的爱护。

毕竟土拨鼠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鼠鼠呢?!

图源 | pixabay

彩 蛋

飞沫是鼠疫在人间传播的主要途径(尤其是肺鼠疫),虽然日常生活中,鼠疫并不常见,但这提醒了我们一个咳嗽、一个喷嚏都可能引起飞沫的传播。

如何预防自己的飞沫喷射到别人身上,也避免别人的飞沫沾染自己,可以看看这个视频:

猜你喜欢

流感康复后的几周内,感觉身体特别棒?《自然》子刊指出新机制

药明康德/报道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流感或者普通感冒康复后的一两个月内,会觉得自己的身体特别棒,精神也好,不容易患感冒或者流感。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这种状态逐渐消失了,又容易

2020-01-19

如何缓解自然分娩的疼痛_缓解自然分娩疼痛的方法

ysqn.net养生网导读:缓解自然分娩疼痛的方法,你了解吗?母爱之所以被称为最伟大的爱,不仅是因为她的包容和无私,更是因为她的付出和艰辛。从艰苦的十月怀胎开始,到痛并快乐着的

2020-01-16

如何克服自然产的疼痛_克服自然产疼痛的方法

ysqn.net养生网导读:医生建议,孕妇应该提前了解克服自然产疼痛的方法。我们常常可以在影视作品中看到,顺产生娃,总是免不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才能换来婴儿的啼哭。而剖腹产呢

2020-01-16

自然分娩的好处有哪些

ysqn.net养生网导读:自然分娩的好处有哪些?很多妈妈在要生宝宝的时候多少都会有点担心,怕自己坚持不了,顺产确实是很痛的。那么到底自然分娩的好处有哪些呢?小编这就带您来揭秘

2020-01-16

同日三篇《自然》!科学家们发现免疫系统抗肿瘤的新力量

▎学术经纬/报道顶尖学术期刊《自然》今日同时上线三篇论文,为提高癌症免疫疗法效果提供了新角度。来自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MD

2020-01-16